Search
  • sidongfu

启灵药物社群 vs 基督徒社群

本文翻译自:

https://www.philosophyforlife.org/blog/what-psychedelic-and-christian-communities-can-learn-from-each-other

作者:Jules Evans

翻译:Stone


Molly是伦敦的一名 41 岁的治疗师。大约七年前,她被基督教所吸引。大约在同一时间,她开始冥,并尝试了启灵药物。她说:“我以前认为这是“吸毒”,对此非常恐惧。但我有一个朋友,他对心理/灵性的议题有很多了解。他参与过很多死藤水仪式(死藤水是一种在亚马逊地区常喝的的启灵药酒)并称赞它的好处。我和他一起抽了 DMT(死藤水的有效成分),但被吓到了。我想当时我心理上还是比较脆弱的,对很多新事物敞开心扉,进行了一些深层次的探索,但心理上还没有办法承载这种经历。

两年前,我感觉我准备好了尝试死藤水,并获得了从未有过的美妙体验。它在心理上感觉非常治愈,在灵性上也很有启发性。我开始不将启灵药物视为毒品或化学品(我发现这种思维框架很不尊重),而是将它们视为用于传统医治的神圣草药,或更应该说是一种圣礼。从那以后,我也尝试了San Pedro仙人掌,参加了peyote仙人掌火圈仪式(下简称peyote仪式)。”


Molly没有觉得她去的圣公会教堂礼拜和peyote仪式之间是冲突的:“我看到这些仪式和我去的教堂之间有相似之处,尽管peyote仪式在乡村举行,而我的教堂在伦敦市中心。我觉得peyote仪式帮助我学会更好地祈祷。在我看来,围绕宗教祈祷有很多复杂的成分和和道德标准,经过了2000年有很多人类的杂质污染,很多噪音。我围着篝火听到的祷告方式让我与上帝的对话变得更自然、更容易接近。在仪式中,人们经常向“伟大的灵”或“伟大的奥秘”祈祷。这些不太有历史和宗教包袱的术语帮助我接触到“上帝”是怎样的感觉。我不觉得我去参加peyote仪式是敬拜不同的上帝。TA只是一位上帝,以多种方式向我们启示。”


她是否与其他基督徒讨论过她的启灵药物活动?

“这得看情况。我有福音派基督教的朋友,他们可能认为这是魔鬼崇拜。但是当我考虑得到确认时,我告诉牧师,“这些是我所感兴趣的东西”。他说‘好的,这是你走的路’。这让我安心很多,我觉得我可以继续进行接受上帝的决志。peyote仪式可能让我更多认识到对圣礼和仪式的力量和重要性,从这个意义上说,使我走向了接受上帝和圣餐礼。”


Molly是不寻常的,因为她存在于两个不同群体之间极小的重叠当中——启灵药物社区和圣公会教堂。这两个部落很少见面,几乎没有想到过对方,也几乎没有讨论过他们可能有的任何共同点。

今年早些时候,当我在英国最大的启灵药物会议 Breaking Convention 上时,人们可以听到有关启灵药物和萨满教、魔法、东方宗教甚至古希腊文化的讨论。但是关于启灵药物和基督教的内容很少——没有神学家,没有牧师,没有修女或修道士。一个例外是“牧师”Danny Nemu的演讲,他是一位博学的启灵药物研究员,他撰写了有关圣经中使用对精神有显著作用的药物(乳香、没药、膏油等)的文章。但是Danny告诉我,他觉得连踏入教堂都很困难(尽管他谈到了他在 Santo Daime 教堂的经历,这是一个起源于巴西的民间天主教堂,TA们使用死藤水作为圣礼)。如果心灵探索爱好者提到基督教,通常是将其定义为殖民压迫、性压抑和要求服从的组织——而心灵探索爱好者则认为自己是解放人类的、反文化的人物。



Danny Nemu - Getting high with the most high: drugs in the bible 《圣经》中的精神活性药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gn_ddrdHKI&t=328s 



与此同时,教会完全忽视了启灵药物的复兴。在 1950 年代和 1960 年代,Aldous Huxley 宣布一种药物——麦斯卡林——给了他一种神秘的体验,这震惊了世界,那时人们对启灵药物的参与度还比较高。他 1953 年出版的书《众妙之门》引起了一些神学家的谴责,但其他宗教或灵性导师追随了他的道路——他的朋友Alan Watts 是一名圣公会牧师,后来因婚外性关系而被开除,成为旧金山另类人士们的布道家。Watts 1962 年关于启灵药物的书《The Joyous Cosmology》以一段非凡的关于耶稣的异象结束:

“朝臣们化身为长着金色火焰双翼的天使,在竞技场的中央,浮现出一池耀眼的火焰。看着水池,我看到了片刻,这张脸让我想起了拜占庭马赛克风格的全能者耶稣像(Christos Pantocrator),我感受到天使们在虔诚的恐惧中用翅膀遮住了他们的脸。但是脸消失了,火焰池变得越来越亮,我注意到有翅膀的生物正在以一种姿态缩回,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温柔——因为火焰不知道愤怒。它的温暖和光芒——“展开的火焰之舌”——是一种爱的绽放,如此持久,以至于我觉得已经看到了万人之心。”


同样在 1962 年,一位名叫 Walter Pahnke 的哈佛大学研究生与心灵探索爱好者 Timothy Leary 合作,研究了裸盖菇素(神奇蘑菇中的精神活性剂)是否会触启神学院学生的神秘体验。他们在耶稣受难日在马什教堂进行了一项实验,将裸盖菇素给予 10 名实习牧师。果然,他们中有九人确实有深刻的、改变生活的神秘经历,尽管有一个人经历了启灵药物的bad trip。

早在 60 年代,基督徒和心灵探索爱好者之间就有更多的重叠。甚至有经常用LSD的人变成了跟随耶稣的人——为上帝而活的嬉皮士。最有影响力的是一个叫 Lonnie Frisbee 的人,他在服用 LSD 的时候皈依了基督教,并继续用它作为与上帝联系的一种方式。Lonnie激发了Calvary Church的复兴和Vineyard Church——美国最大的两个当代教会运动。他是同性恋并死于艾滋病,因此他的名字在这些运动的历史中多少被抹去了。



Lonnie Frisbee and Chuck Smith - FRISBEE 0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39&v=uzC2OjJtLZY&feature=emb_logo 


然而,总的来说,心灵探索爱好者遵循了Huxley的佛教之路,这似乎更符合许多人所经历的那种非二元的神秘体验。此外,启灵药物的灵性旅行使他们能够避免教会在性行为方面的禁欲主义。源自启灵药物运动的西式佛教在政治上趋于进步,在性伦理上趋于自由。

1970 年,当启灵药物被Nixon总统定为非法时,美国教会也跟随他,不把启灵药物看作有潜力解放灵性的赠予,而是又一种令人上瘾的魔鬼的药物,是反文化风潮对家庭价值观的又一种邪恶攻击。

在 80 年代末和 1990 年代,在英国,“酸屋”是一种凌乱的灵性觉醒,类似于六十年代“爱之夏”运动。同样,英格兰教会几乎完全忽略了它(除了命运多舛的九点钟礼拜,也被称为“狂欢教堂”)。但我知道至少有一位基督徒秘密地告诉我,他在 90 年代的狂欢 + MDMA 的经历是他通往上帝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The Nine O' Clock Servi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xwdyF3qZj8&t=824s 

如今,日益萎缩的英格兰教会变得越来越福音派、固步自封、老龄化(参加教会的平均年龄为 61 岁)。它对启灵药物的大复兴没有兴趣、也不知晓。对于在读本文的基督徒解释一下,“启灵药物大复兴”主要是指在 40 年的中断后对启灵药物研究的复兴。复兴始于 2006 年,当时Johns Hopkins医学院的一个团队发表了一篇论文(见文末),认为一剂裸盖菇素(神奇蘑菇)在适当的条件下会导致“神秘般的体验”,使用的人认为这种体验是他们一生经历过最强大的灵性体验。后来的研究发现,这种“神秘体验”有助于将人们从毒瘾、抑郁甚至死亡的恐惧中解放出来。它让人们接受了人有灵魂、灵魂有属天归宿的想法。矛盾的是,一个本属于物质的药物似乎使某些人从唯物论里面解放出来。

今天,对启灵药物的治愈能力的研究越来越多。魔术蘑菇在Chicago、Santa Cruz、Denver已被合法化,我认为它们很可能在未来十年内在许多西方国家被去罪化或合法化——无论是用于治疗、宗教或娱乐用途。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历史转折!曾经人们是活在清教主义思想下产生的对自然的恐惧,就像是美国70年代“毒品战争”(“什么,用大麻?撒旦的作为!”),将来转变为将精神活性植物视为医治者、盟友、潜在的通往上帝的神圣媒介。我们也会有很多人,很多寻常人,经历神秘体验。这对教会来说难道不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可能复兴的种子吗?Aldous Huxley写道:

那个说了很多的“宗教复兴”,很多人都在谈论了这么久,不会来自于福音特会或上镜的牧师在电视上露面。复兴将来自于生化领域新发现的结果,这将使大量的人实现彻底的自我超越和对万物本质的更深入了解。


然而,这两个部落根本不交谈。这在我看来是一个很大的遗憾。他们的共同点比他们意识到的要多。他们都被一种文化所包围,这种文化(至少在英国)是极端唯物主义的、世俗的,并且对超越个体小我(ego)不太感兴趣:身心健康——我同意,但别要求我重新布置家具太多。

相比之下,这两个部落——基督徒和心灵探索爱好者——都认真对待神秘体验,并认为(总体上)这些体验指向更深层次的灵性层面。两者都可以教给对方一些东西。Mark Juhan,一位世俗牧师和心灵探索爱好者 — 极少的斜杠人物——他认为基督徒过重地依赖圣经至上主义,而牺牲了个人与神直接的相遇,启灵药物可以解救他们。他们还可以教导基督徒更加敬畏上帝在自然界中的创造,其中可能包括这些非凡的植物。我还认为启灵药物社区对差异的容忍度令人钦佩。

另一方面,心灵探索爱好者可以向基督徒学习如何将暂时性改变的精神状态塑造成持久的人格特点的改变(正如神学家Huston Smith所说)。他们可以学习如何将药品作用下的极乐体验扎根在社区和慈善工作中。他们还可以从基督教神秘主义中学习如何练习辨别诸灵,如何避免自我膨胀,如何实践更深刻的神学,而不是简单地说“这已经很反传统了”。或许,他们可以学会克服对物质和体验的迷恋(例如70年代Leary的“LSD宗教”),并更成熟地面对苦难和死亡这两个不可回避的现实。


查看 Mark 在 Breaking Convention 中的精彩演讲:
Mark Juhan - Can The World Spirit Weep? Ecclesial Warnings To A Tearful Zeitgeis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sTvknCgFHU 

本文所期待的对话有可能吗?有一些有希望的迹象。最近Jordan Peterson像是一位搭桥者,他在 YouTube 上的“布道”涉及到很多基督教神话,并认为启灵药物可以导致与上帝的相遇。由于Peterson,许多年轻的灵性追求者再次认真对待基督教神话——他关于圣经的 YouTube 系列讲课有 1500 万次观看。

另一位深受右倾基督徒欢迎的心理学家Jonathan Haidt最近站出来表示,一年的讲座,还不如一剂 LSD 可以让人们更多地了解内心平静和其他美德。这可能会吸引宗教保守派——使用启灵药物仪式来增强人的美德。


JONATHAN HAIDT - GRATITUDE TO PSYCHEDELICS: Why Are Psychedelics Beneficial To The User | LondonRea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tgjKN1KbFU 

有一两篇基督徒写的文章,其中一篇在美国保守党报,文中认为启灵药物大复兴很有意思,值得先放下指责批评的态度对待。


随着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据显示启灵药物治愈抑郁症或心理创伤有很强的作用,教会将更难忽视或轻易地摒弃启灵药物。我怀疑如果它像Prozac (一种SSRI抗抑郁药物)这样地纯粹的唯物主义药物,教会就完全没有问题。这样可能就会有一个明确但错误的区分——身体是世俗医学的领域,灵性是我们的领域。

事实上,启灵药物既是物质的又是灵性的(或者说引发神秘体验的化学物质),这可能让基督徒感到不安。但赫胥黎会说,仅仅因为一种化学物质引发神秘体验并不意味着神秘体验只是一种化学反应。我们需要克服笛卡尔二元论的旧有思想,肉体与灵性、身体与灵魂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

古代宗教传统认为心灵是整个有机体。某些做法——禁食、朝圣、静默、禁欲、沉浸在自然美景中、诗歌和音乐、光暗混合的戏剧表演,或某些极端的身体事件如分娩或受伤——都可以改变意识状态,并带我们超越小我日常的自我对话,进入更深层次的意识状态。

这没有任何机械性或可预测性(这是笛卡尔主义的思维方式)。任何修行方式的效果(包括服用自然植物)取决于人的心态和相关的仪式。一个人可能会咯咯地笑,另一个人可能经历与上帝深刻的连接。这就像有人可能会认为听莫扎特的安魂曲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另一个人可能只觉得是挺好听的曲子。

我认为启灵药物很可能会以某种形式合法化,更多的人会开始经历神秘体验。我也怀疑他们中的许多人会惊讶地发现基督教的神话记载和原型(archetypes,一个心理学概念)是来自他们的潜意识。或者他们会觉得被耶稣和福音所吸引到,这是他们理解自己的体验的一个途径。

像Molly一样,他们最终可能会形成一种基督教仪式和启灵药物仪式的融合,并不把它们看成相互冲突的——两者都同是灵修的一部分,敬拜的都是同一个上帝。


附录:

文献:Psilocybin Can Occasion Mystical-Type Experiences Having Substantial and Sustained Personal Meaning and Spiritual Significance 裸盖菇素可以引发类神秘体验,并具有巨大的、可持续性的个人意义感和灵性意义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Roland-Griffiths/publication/235984074_Psilocybin_Can_Occasion_Mystical-Type_Experiences_Having_Substantial_and_Sustained_Personal_Meaning_and_Spiritual_Significance/links/0c96051dc66a9d4465000000/Psilocybin-Can-Occasion-Mystical-Type-Experiences-Having-Substantial-and-Sustained-Personal-Meaning-and-Spiritual-Significance.pdf





6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